浅析残暴刑罚背后的社会价值观

0 Comments

   莫言的文学作品大多有其鲜明的文学色彩,《檀香刑》是我们熟知的作品之一,他的叙事手法,语言的韵律性,以及通过“刑”的角度阐述的隐喻历史,都给我们奉献了精彩的文学大戏,《檀香刑》通过对人性隐喻的剖析,使得全文充满凝重深邃,是不可多得艺术珍宝。 
关键词檀香刑;刑惩;艺术 
1、刑罚是什么 
专制社会在作家的笔下往往是一场与众不同而动人心弦的刑罚表演。因为政治权威的昭显往往是以酷刑来表现的,权利与酷刑的连接让人无法理性面对,而且释放出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欲望,但是,它包含在一种惩罚制度中又非常自然。 
刑罚产生之初想法是非常单纯的。刑罚是由国家创造的、适用于犯罪分子的,对其行为进行限制的一种特殊的制裁手段,仅起到改造罪犯、保护社会和警醒世人的作用。但是《檀香刑》中的“刑罚”仅仅是一种表演,针对统治者与被统治者间的刑罚表演。刑罚随着年代的发展一种比一种新鲜,一种比一种耐用,一种比一种折磨人,使受刑的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阎王闩、腰斩、斩首、凌迟、檀香刑”,这种低俗而残暴的表演对统治者来说却是精神上的盛宴。在那些西方国家里,彰显绅士的贵族们也是断头台前一次不拉的看客,由此可见刑罚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大概,在人们的心灵深处,观看者会把自己设想为正在将罪犯送上断头台的侩子手,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全都归咎于罪犯,照着它羸弱的脖颈,快刀之下、血肉模糊,看客只会觉得发泄的酣畅淋漓并不觉得残忍。看来人都有身为侩子手的自觉,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共性。 
2、跌宕起伏的情节发展 
《檀香刑》各区块的小题目非常讲究,全部内容分为三个板块凤头、猪肚、豹尾。凤头和豹尾就相当于戏文上的单腔,由主角根据自己的观点,结合自己的性格语言特点来完成。猪肚部分则负责群戏方面的描写,大部分都是由“记录者”从个人的客观视角来完成的。整部小说的形式就像是戏文一样开场是单腔,结尾呼应开头是点睛之笔,而中间则是群戏铺成。 
民国时期,有一男子受到皇上和慈禧的嘉奖,他行刑近千人、执行过“戊戌六君子”的斩首和凌迟刺杀袁世凯未遂的钱雄飞,他就是京城甚至是全国最“专业”的侩子手赵甲。赵甲在进京以前有一个儿子,取名叫小甲、是半个傻子,以屠宰为生,后来娶了东北乡第一美女孙媚娘、她是猫腔曲艺的掌门人孙丙的女儿,后来又被人称为“狗肉西施”只因为他的丈夫是开狗肉店的。后来县城来了一位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男士做县长人称钱丁;但其夫人却相貌丑陋、无法生育,是曾国藩的外孙女。这就导致了后来钱丁与孙媚娘郎情妾意,雨水合欢她也没有反对!不久在东北乡修铁路的德国人被孙丙在街上打死,因为他们在街上调戏孙丙的妻小,德国人一怒之下将包括孙丙妻小在内的的二十七人杀死,孙丙逃跑并发誓必报此仇,并且投靠了义和团!后来孙丙被抓获,是因为他投靠义和团归来后组织乡民们破坏德国铁路,闹得满城风雨,袁世凯和德国人共同下令捉拿,并求赵甲对孙丙实施“檀香刑”,后来发现其实是钱丁破坏了敌人的计划! 
书中人物结构严谨如冰山,金字塔顶端的是孙丙,赵甲、赵小甲、孙丙、钱丁这些小人物则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其实正是一个又一个平凡的、不起眼的甲乙丙丁构成了我们的命运,构成了历史的溪流。“36行行行出状元”相当于赵甲的座右铭,他认为自己是侩子手里的状元,他因被皇上接待过觉得很是荣幸,他把自己比喻为法律的化身、是朝代的侩子手,是把人带进阎罗殿的黑白无常! 
在莫言的笔下他是相当悲剧的一个形象。他有着冷酷无情的灵魂、有作为侩子手高人一等的感觉;在他的眼里生灵活现、有血有肉的平常人如猪狗一样、如草木一样。 
世人皆醉我又何苦独醒、众生本相皆动物!赵小甲就是这样“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典型。他白天稀里糊涂、夜晚昏昏沉沉。从他的形象中我们看到了莫言笔下各种人物的动物性质。 
莫言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作家,他用朴实的文字和充满民俗的文化写法描写了一个十分沧桑的、经过历史沉淀的故事,就像他对自己的评价一样!在中国历史里十二生肖本是做属相用的,在莫言的文学里属相却是对人物性格和人物内心深处的映像。在此书中他从不同的角度和人物内心波动为主,表现各种各样的人物内心的复杂与矛盾,剧情跌宕起伏、悲喜交加!一个落后的民族在大是大非方面是没有主动权和决定权的,封建制度的腐败导致了八国联军对我国的为所欲为,他们藐视我大中华人民的生命、肆意践踏!这段衰败史相信国人十人九知! 
3、畸形的社会价值观 
书中男才女貌、才子佳人的离奇故事在一起缠绵纠结给世人描绘了那时中华国力衰落、文化品味下降等一系列偶然中的必然!像清王朝权利的崩塌、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趁火打劫、农民义战的爆发、文化形式的发展以及生命陨落的必然性!作者从字里行间一步一步把读者逼近疼痛的深渊,对于细节的描写近乎偏执,他以侩子手为主人公一板一眼的描述着自己被杀害的方方面面。侩子手把杀人作为一种事业,以他为生,演绎为事业甚至是信仰,随时随地各种花样无与伦比。 
一刀不能少、一刀不能多,每一刀都必须割下同样重量的东西,心头在最后一刀削去,五百刀结果,这——就是凌迟!还有檀香刑,为了表达对受刑者的敬意、或者是自己,甚至是为了满足台下的看客,他们有时候需斩钉截铁、有时候又需像文艺青年一样细心地雕琢,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真是难以想象!为了一次行刑可能日夜不眠不休的费时费日的熬油,浸泡,搭台等等,当然还一下一下敲击直到檀香木在人体里飘荡、最后破体而出! 
其实,历史本应该是一场闹剧,虽然在每一次的酷刑里作者笔下同时代的大人物都带着活灵活现的脸谱,像义和拳、县令、侩子手、农村少妇!当死亡不能拿来恐吓野性的时候,人们就开始钻研行刑手法,还让它作为一个行业成为了三百六十行之一。莫言以理智和清晰描写酷刑,甚至是津津乐道,让人不寒而栗,能够如此残忍的、不达手段的对待自己的同胞,让人不得不佩服几千年来生存在这个土地上的人们。这样的刑罚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我们的领土上。
  大段的沉默就是《檀香刑》的结局,读完使人惊讶到头脑发胀,让你诧异到无法用言语表达!也正是这大段的沉默给了人们从历史的漩涡中爬上来到现实中休息的空间。生活也可以比喻为这酷刑,它让你看到希望又一点一点的让你失望,甚至是绝望!让你体验痛苦,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折磨你使你无法脱身却又补一刀结果了你的性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活又像阎王殿,一个无底洞,深不见底永远填不满,却又不得不迈步!人生就像演戏,就像孙丙在檀香木上掌握不了自己的生死一样,我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生如何发展,只有努力做自己的主角! 
《檀香刑》就是一段传奇,把剧中人物的生命和历史交相辉映,带着猫腔的调调,又悲哀又壮观!《檀香刑》就像是一场极奇壮观的猫腔戏,开始的时候强调惊人,像织女一样在云端洒遍霞光,将各种人物的纠纷展现在大众面前,推波助澜,让人惊叫连连,残酷的刑罚制度,黑暗的人性曝光,沉痛的猫腔,混乱的社会,英雄的悲歌和人产生了共鸣,带来了良心的悸动,猫腔穿针引线以清末民生图的形式将那些复杂繁乱的的事件连接在了一起,表现了残酷的暴政、无力的统治、强势的侵略、无奈的反抗,但是由于参与者众多倒成了一副十分悲哀的艺术。就在猫王孙丙死去的那天,所有在行刑的地方观看的无论是人还是物都变成了哀伤的猫腔戏,他们从胸腔里发出悲哀的声音和平民产生共鸣,这声音汇集以后是那样的哀伤,令天地为之动容。 
莫言带给我们的是类似于“凤头”“猪肚”“豹尾”和猫腔这样的地方特色剧种。剧中的女主人公媚娘和其父亲孙丙唱猫腔唱的都很好,作者莫言借此来表现媚娘无法言喻的情感、可歌可泣!为她量身定做了一张刚柔并济的专辑。猫腔的低吟和侩子手赵甲冰冷的浅语充分体现了高密县人被浸淫在猫腔中的灵魂。《檀香刑》就像一种运动,它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盛宴,给人空间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但是,你所见所闻都是因自身想象而呈现的;作者表现的并不一定就是你想看到的,你心中看到的是因为学习读书出现的新创造而不是一种再现! 
4、独树一帜的写作模式 
莫言在作品中以自己为蓝本将故事讲述出来而不干脆、戏剧性的展现事件和对话。仅从表达技巧来说人称的变换和空间的前后差异全知和限知的结构都非常有气势;可以说作者非常大胆,伸缩自如,立体感也相当好!而且给人一种十分享受的美好感觉。该文的矫揉做作刻意之处在于作者自己分出的凤头猪肚豹尾三部分,不过、或许作者就是想借此来体现作品呢!一开始的时候文章给人的感觉是语无伦次、乱七八糟的,不过读了一会就浑然不觉了! 
当读到凌迟一节的时候,我完全是用右手紧紧地箍住喉咙才能将它读完,莫言他实在太会写文章了,细节十分具有内涵,但似乎他十分喜欢自己描写的血流成河的粗暴场面,我觉得他在思想上和文学手法上不够现代性,就像全书中描写最紧凑最动人心弦的凌迟一节与主题节奏似乎稍有不符,虽然情节的发展也少不了它。这中间的暗示不一定所有人都明白。 
又比如作品中的人物特点,普遍不够丰富,缺乏空间,就好像他们站在一个独立的舞台上保持着风光无限的姿态、内心独白等等,可歌可泣直到离开人间。而猫腔始终是神奇的当地戏的主线。 
莫言在文中通过孙丙和山子在牢中的交流说出了猫腔的来源,和秦腔比较起来天下戏曲均是一家,大悲腔、娃娃腔、醉调、鬼调,都是有血有肉的,经过此后的验证确实是属于山东附近的茂腔,莫言变换与猫是否是以这种奇怪难以捉摸的动物为图腾、有意将其幻化,我们并不知道。 
5、结论 
在莫言的笔下一切都变得不着痕迹,就连那些在中国当代作家手里很可能变成形式的多视角交替叙述、打乱时间顺序重组叙述等手法在莫言笔下都不觉得牵强,由此可鉴《檀香刑》无疑是实力雄厚的!当“先锋文学”与主体毫无缝隙的融合默默地离开舞台的时候,他的“先锋性”也脱下了实验的外壳。我们看到的是一段其实可以在任何时代出现的现象,无论剧情本身有多么丰富有多么伟大都无法支撑起一个缺少情感投入的作品,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檀香刑》! 
参考文献 更多民俗文化论文请参考http//www.starlunwen.net/minsuwenhua/
1王爱松,蒋丽娟.刑罚的意味——《檀香刑》《红拂夜奔》《一九八六年》及其他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5,(4)74 
2张春红.卑污的人性展览——论《檀香刑》的刑罚世界J.安徽文学,28,(1)187. 
3许绮.罪恶与刑罚——《红字》与《檀香刑》之比较J.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1,33(3)142. 
4柴高洁.刑罚的背后——试比较《活地狱》与《一九八六年》J.洛阳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1,25,(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