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背景下的我国社会养老问题研究

0 Comments

   本文分析了我国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经济与社会保障问题及其发展机遇,出了柔性高部分行业的退休年龄,支持鼓励养老相关产业发展,鼓励创业、科技创新 和企业转型升级,支持老年人旅游市场开发,推进我国老年护理保险制度的建设,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等一系列对策建议,以应对我国养老保障的巨大压力。
关键词人口老龄化;社会养老;社会保障
中图分类号F84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3-931(213)9-85-4 DOI1.3969/j.issn.13-931.213.9.2
一、人口老龄化——“未富先老”的困局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与医学科技的飞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高,国民平均预期寿命越来越长,我国人口出现严重老龄化。人口老龄化 是指老年人口比例上升的过程,其表现为人口年龄中位数的升高。在发展中国家,如若总人口中年龄在6岁及以上的人口超过1%(发达国家是65岁及以上的 人口超过7%),则这一类型的人口通常称为老年型人口。
212年末,我国6岁及以上人口1939万人,占总人口的14.32%,相比25年末高了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 的9.39%,相比25年末高了1.67%。我国作为经济欠发达的发展中国家,6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超出1%的界定标准达4.32%之多,表明人 口老龄化已较严重,“未富先老”已成既成事实。专家估计,到25年这一比例还会上升至3%,届时6岁以上人口可能达4亿多。
二、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经济与社会保障问题
(一)劳动力数量逐渐下降,就业供需之间矛盾加深
与人口老龄化相对应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劳动力数量的下降。据国家统计局212年末最新数据及表1显示,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比 211年减少345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比211年末下降.6%1。由此可看出,目前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数较大,短期内还有一定的劳动力资源优 势。但随着老龄化的加快及生育率的下降,低龄人口补给的速度较慢,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将日渐明显。随着我国人口红利的逐渐衰竭消失,劳动力供需 之间的矛盾也会进一步加深。
(二)老年人口负担系数递增,社会与家庭养老负担加重
老年人口的日益增多及“少子化”的存在,也促使社会养老和家庭养老负担逐渐加重。因为目前我国基本退休年龄为6岁,本文用6岁及以上人数 (老年人口数)与15至59岁的人数(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作为我国老年人口负担系数。近年我国来老年人口负担系数连年递增,由25年的16.5% 递增到212年的2.69%,未来几十年我国老年人口负担系数仍会递增,养老负担有加重的趋势。由于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较晚且不够完善,曾经为国家 贡献了几十年的老员工们正相继退休,而国家的养老保险模式在上世纪从现收现付制向“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混合型养老体制转变时,转轨的成本没有明 确由谁来承担及落实。另外,养老金替代率过高且覆盖范围较窄,于是出现了混账管理、个人账户资金被挪用等情况。数据显示,211年我国城镇基本养老保险 个人账户空账额度已超过2.2万亿,若没有财政补贴,多个省市早已收不抵支。有专家分析,到215年有可能出现支付缺口,足可见养老金空账问题亟待解 决。
(三)空巢、失能老人的养老问题突出
在我国计划生育、独生子女等多重政策背景下,人口老龄化具有特殊的复杂性,其空巢化、高龄化、病残或失能化等特点明显。由于大批城镇或农村青 壮年去异地读书、就业、务工、经商、居住等,造成空巢现象非常严重,这给空巢老人、失能老人的养老带来了较为突出的问题一是子女不在身边,起居生活没人 照料;二是不断延伸的精神需求很难满足。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1年全国65岁以上“空巢老人”已达415万人,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部分大中城 市甚至达7%。同时,农村留守老人约4万人,已达农村老年人口的37%,213年这一比例将会进一步扩大。“空巢家庭”将是21世纪我国城市乃 至许多农村地区家庭普遍存在的现象,这对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形成较大冲击。
(四)社会养老体系薄弱,“一床难求”普遍存在
民政部212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城乡养老机构已达4.18万个,养老床位365万张,但平均每5个老人拥有不到一张床,还存在养老护理员 短缺且专业程度低的问题。据全国老龄办与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开展的“全国城乡失能老年人状况研究”显示,21年末全国城乡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约有 33万,预计到215年达到4万。因此,即使按41的比例配备养老护理员,也需1万名,而目前从业人员不足百万,且近一半是文盲。虽 然社会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问题较为突出,但一些民办养老机构的入住率并不高,民办养老事业发展缓慢且缺少政府及社会有力的支持。总体而言,目前社会 养老体系薄弱,难以满足我国快速老龄化引起的巨大养老需求。
(五)少儿人口占比下降,影响未来经济活力与创新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12年我国少儿人口(~14岁)占总人口比重只达16.44%,低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和发展中国家29%的水平,比25年的2.33%已下降了3.89个百分点,且八年来一直处于下降趋势,“少子化”加剧问题比较突出。
三、人口老龄化带来经济与社会保障发展的机遇
(一)老年人消费需求增加,市场空间巨大
老年人口的增加势必推动老年人相关产品消费的增加。例如,近年来针对老年人开发的护理保险、保险理财产品、老龄手机、助听器、电动车、纸尿 裤、多功能拐棍、养老保健产品等,在市场上均取得了不俗业绩。21年统计局公布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4.83岁,并且还会继续延长。而现阶段我 国正处于快速老龄化阶段,随着科技医疗水平发展,这一趋势未来仍将保持,这将极大地推动老年人市场需求。
  (二)养老需求增加,带动社会基础建设和相关产业发展
随着社会进步和老龄化加速,老龄群体的养老需求不断增加且逐步多元化。传统的物质生活需求已经不能满足老龄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精神需 求。目前,国内的社会养老体系还较薄弱,基于老年人的生活居住、护理服务、医疗保健等需求,国家和企业对于养老机构和社区等的建设会带动建筑、家具装饰、 物流运输、医疗卫生、家政服务等各大行业的发展。而老年人精神层面的需求,也会推动老人教育、休闲娱乐、养生保健等老龄相关产业的发展。
(三)老人出游意愿增强,旅游市场潜力巨大
近年来,各大旅游公司竞相开发老年人旅游市场,以老年旅游为主题的各种旅游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因老年人口的特殊性及求较高的老年旅游服 务需求难以跟上,我国老年旅游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仍处于较落后的发展阶段。据中国老龄委调查,当前我国每年老年人旅游人数已占我国旅游人口总数的2% 以上。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我国老年人旅游市场潜力巨大,有很大发展空间。
(四)刺激科技创新,弥补劳动力不足和满足老人的多元化需求
老龄化加剧造成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当达到一定程度时,若没有替代品产生,劳动力不足将较为明显。而“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内在的矛盾将在一 定程度上刺激科技创新。创新主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促进高科技的全自动化生产线与机器人作为时代的产物应运而生,以弥补劳动力的不足;二是为抢占巨大的老 人市场空间,各大企业也会不断创新,开发各式各样的老龄产品,以满足老人的多样化需求。
四、应对老龄化、完善社会保障的对策建议
(一)柔性高部分行业的退休年龄,缓冲劳动力下降和弥补养老金支付缺口
随着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对老年的界定也有所变化,高退休年龄已成为许多国家在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障方面的重举措。中国目前规定的退休 年龄为男性职工6岁,女性职工5岁(部分特殊行业另有规定)。21年我国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4.83岁,而养老金缺口已达2.2万亿元。若柔性 高部分行业的退休年龄,既可缓冲劳动力的下降又能够弥补养老金支付缺口。据分析,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那么养老统筹基金便可增长4亿元并减支16亿 元,即减缓基金缺口约2亿元3。笔者建议,我国可以考虑一般退休年龄柔性推迟到65岁(男女可以试行同步退休),先在部分发达地区和行业试行,成 功后再推广。但需注意两点,一是根据身体实际机能状况,鼓励支持精力充沛、经验丰富的老龄劳动者,允许推迟退休到更高年龄,而对于实在无法继续工作者可以 申请前退休;二是参考发达国家对6岁以上的老龄劳动者建立养老金前支取制度,以更好地保障尚未达到法定支付年龄的高龄者的需和利益4。
(二)鼓励支持养老相关产业发展,严格监管确保数量与质量
发展养老产业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和监督管理。鉴于目前国内各种养老机构的发展困境,国家可以考虑加大对社会公办养老机构的财政投入,适度扩 大规模,解决“一床难求”的尴尬,重点帮扶家庭困难的孤寡老人和空巢、失能老人。同时,积极吸纳和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事业,缓解社会养老工作的压力。加 大对民办养老机构的扶持力度,给予各种优惠政策、便捷服务以及相关技术指导,规范我国民办养老产业的发展。另外,可考虑与企业合作建设集老年教育、休闲娱 乐、护理服务、医疗保健等满足老人多元化需求的养老社区和机构,同时鼓励企业、居民和志愿者等社会力量进行一对一帮扶,大力倡导和推动民间力量到养老事业 中来。积极做好服务与监督管理,将部分地区成功的经验在全社会进行推广,推动整个社会养老及相关产业发展。
(三)鼓励创业、科技创新和企业转型升级,应对劳动力不足
市场竞争及逐步老化的人口状况,会选择性地淘汰部分企业。政府各职能部门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应对劳动力逐步下降局面。第一,出台部分鼓励扶 持政策,奖励科技创新,扶持重点产业,引导和帮助企业进行转型升级,鼓励发展第三产业;第二,针对中小微型企业,给予一定幅度的税收减免及优惠,对有困难 的企业供技术指导和帮扶;第三,基于创业解决就业和带动就业的双重效应,进一步加大对创业人群(尤其是大学毕业生、农村创业青年、下岗职工等)的支持力 度,政府或者社会创业基金组织可给予创业初期启动资金的一定支持,并在初期给予税收优惠政策和供便捷服务,鼓励银行为其供国家贴息小额贷款;第四,大 力鼓励和支持下岗职工再就业,并进行免费再就业培训。鼓励支持企业招聘残疾人等就业困难的人、健康体能好愿意继续就业的老年人,根据招聘比例,对于其给予 一定补贴或税收优惠。
(四)鼓励支持老年人旅游市场开发,完善配套服务及景点安全设施
我国老年人旅游市场潜力巨大但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由于老年群体的特殊性,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努力。第一,政府主管部门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支持老 年人旅游市场开发,给予针对老年团体旅游业务的支持,如高速路通行及进城免费或者优惠,旅游公司老年团体旅游业务收入的税收优惠,以调动旅游公司积极性 等;第二,政府和旅游景区开发公司联合完善景区安全设施,加强安保措施,高其安全保障和旅游率;第三,保监会鼓励保险公司针对老年人推出适当创新型旅 游保险,并加强支持与监管力度;第四,加强对旅游公司老年旅游业务的安全监管,督促其做好安全配套服务;第五,旅游公司针对老年人团体做好旅游安全知识培 训,高老年人自身安全防护意识和技能。
(五)推进我国老年护理保险制度的建设
老年护理保险制度属于健康保险范畴,在国外的发展比较成熟,但在我国还处于试点阶段。其一般规定是,当被保险人生病或者衰老时,因生活无法自 理而需专业护理或家庭护理及其他相关服务项目,其支出由保险人承担。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比较严峻、护理需求很大,且面临未富先老的局面,我国在推进 老年护理保险制度建设时,可以考虑社会保险与商业保险双管齐下的模式。社会保险解决老年人的基本护理需求,商业保险解决有购买能力的人更深层次护理需求。 在社会保险方面,建议把老年护理保险纳入医疗保险,通过制定相关费率和设定缴费起止年限(例如45岁开始缴费直至退休),在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的同时保障 退休后的护理需求。同时,鼓励专业护理人才的培养、支持商业护理保险的发展,例如,给予相关税收优惠或补贴政策,协助其扩大市场覆盖率,以保障更多有购买 能力的人的深层次多元化需求。
(六)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辅以差别化职业养老保险
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作为社会保障重组成部分,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中国劳动人口众多,职业千差万别,不同工作环境对身心的耗费也不尽相 同,退休后的保障需求也有所差异,故养老保险在设计上有必考虑职业差异性。笔者认为,这种辅助的差别性职业养老保险,应根据不同职业性质,设计不同的费 率及相应的退休养老保障制度。这既能增进对不同行业劳动者保障能力的需,又能很好地促进社会保障事业发展,满足国民退休生活的差异化需求。
(责任编辑王艳)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局.全国212年经济运行情况R.213.
2马汉青.消失的“人口红利”N.羊城晚报,21-1-1.
3邹根宝.社会保障制度–欧盟国家的经验与改革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1.